房天下 >   房产快讯   > 楼市资本论官号 >   正文

手机看新闻

负债300亿的平发集团:土地置换信披违规,营收利润双下滑

楼市资本论官号 2020-02-15 11:44:29

就在网友因河南的“硬核防疫”频频赞赏之际,楼市资本论关注到,日前,河南省平顶山这个经济长期处在省内中下游水平的城市,其城投平台——平顶山发展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发集团”),因未将重大事项及时进行信息披露,而遭到交易商协会处分。

楼市资本论在深入了解后发现,该集团还有着高达300余条的经营异常、强制执行等高风险信息;此次处分也充分暴露出其在300亿负债之下的发展困局和转型压力。

随着以平发集团为代表的地方城投平台逐步脱离政府财政支持,如何提升自身的造血能力,是摆在他们面前一个无法回避的重要命题。

【一】平发集团38.9亿国有土地资产置换被罚

2月7日,交易商协会公告称,平顶山发展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发集团”)作为债务融资工具发行人,于2019年发生下属子公司叶县发展投资27宗土地被划出事项,被划出土地账面价值占公司2018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6.05%,公司未就该事项及时进行重大事项信息披露。

根据相关自律规定,给予平发集团诫勉谈话处分,责令其针对本次事件中暴露出的问题进行全面深入的整改;给予平发集团副总经理、总会计师松柏林诫勉谈话处分。

楼市资本论查阅公开资料得知,平发集团是平顶山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主要投融资运营主体,承担大型项目的资金筹措、建设和管理任务。天眼查显示,其由平顶山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100%控股,在平顶山市城市基础设施行业与保障性住房行业均处于主导地位。

而此次处分涉及的下属子公司,叶县发展投资成立于2007年10月,系叶县人民政府出资设立的国有控股公司,公司注册资本1.5亿,下设7家子公司,承担着全县基础设施的筹资融资、投资建设、国有资产的管理和国有资本的运营等任务。

而此次平发集团遭罚或与2019年6月的一次资产置换相关。2019年6月,平顶山市国资委拟将部分国有资产置入平发集团,用以置换其子公司叶县发展投资总价值38.9亿元土地资产。

当时,平发集团表示资产置换事项将提升资产及业务规模,不会对经营状况和偿债能力造成不利影响,不会影响债务的本息兑付。

楼市资本论了解到,2017年10月,平发集团宣布退出政府融资平台;此后,地方政府对于融资平台注资必须合法合规,土地类资产的注入多数只能依靠有偿出让。

而此次平发集团除了因未及时披露违规引起关注外,或与其频繁的高管变动也有关系。

楼市资本论注意到,2019年年底平发集团总经理发生变动,由董事长刘建国兼任公司总经理职务,评级机构东方金诚予以关注。而此次遭到谈话处分的松柏林也是在2018年新增成为高级管理人员。

【二】成平顶山银行第一大股东引质疑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城投公司,作为城市建设的重要融资渠道,在城市建设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随着国发[2014]18号文和国发[2014]43号文的相继落地,城投公司旧有的城市融资平台的功能被极大的削弱。

在楼市资本论看来,城投公司的角色正面临转型的压力,想要在严苛的政策环境下寻找生存的空间,当务之急就是建立自身的造血功能,平发集团也不例外。

天眼查显示,平发集团目前共有全资、控股、参股企业30家,通过旗下子公司,集团陆续开展股权投资和资产管理、市政基础设施投资建设、房地产开发、新能源、基金管理等板块业务。

其中,为谋求转型,2018年8月,平发集团入股平顶山银行,持有后者11.61%的股权,成为平顶山银行的第一大股东。

但是近两年来,平顶山银行不良贷款增长较快、投资业务占比较高、盈利能力持续减弱。

值得一提的是,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20年1月8日的判决书文件,平顶山银行前任董事长牛君彬2018年6月因在建设、购买单位用房方面大肆敛财被查处后,平顶山银行在管理方面的问题也随即曝光。

据悉,2006年至2015年期间,牛君彬非法收受人民币2649万余元,价值1357万余元的干股分成,价值1059万余元房产4套等,共计价值5183万余元(其中1439万余元属未遂),被宁陵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

在牛君彬被查处后,平顶山银行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就在这个备受非议的时期,平发集团入主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后,东方金诚于2019年1月发布的评级报告显示,平顶山银行主体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为负面。

牛君彬

评级报告显示,平顶山银行2018年前三季度资产质量明显下行:不良贷款率达2.78%;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高达6.14%;不良贷款偏离度高达221.07%。资产质量下行同时影响到该行的盈利能力。2018年1~9月,平顶山银行营业收入为13.52亿元,同比下降11.19%;净利润为0.69亿元,同比减少88.83%。

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平发集团选择入股平顶山银行,并成为第一大股东。对此,平发集团董事长刘建国表示,平顶山银行发展速度、社会贡献度引人注目,平发集团入股正是基于对其发展前景的深度研究与认可。

在楼市资本论看来,事实上,从一开始平发集团与平顶山银行的互惠发展、协作共赢就已经打上了一个问号。

【三】平发集团300亿负债压顶,营利双失

2019年前三季度,平发集团营收和净利双双下滑,实现营收15.3亿元,同比降9.1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87亿元,同比降2.29%。

同时,楼市资本论注意到,截至2019年三季末,平发集团总资产540.29亿元,总负债297.82亿元,资产负债率55.12%。平发集团总负债较上年末增长31.32亿元,主要系非流动负债增长所致,其中长期借款120.39亿元、应付债券39.77亿元、长期应付款27.18亿元。可以看出,平发集团负债结构有从短期负债向长期负债转移的迹象。

值得警惕的是,平发集团对资金的渴求十分强烈,2019年其已发行两只定向工具和一只中票,合计募得资金23亿元用于偿还借款;2020年1月,其又拟发行20亿元私募债,目前已获上交所通过。

楼市资本论了解到,2020年城投债发行规模或将达到3.7万亿元。随着发行规模的增加,城投债的到期偿债压力也在增大。尤其需要关注的是,此前在金融去杠杆及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城投非标融资频频发生违约事件,主要是发行人出现了财务危机,导致债券违约。2018年~2019年间,共有49家城投平台发生非标违约事件。

此外楼市资本论查阅天眼查发现,平发集团及旗下子公司有着因简易注销、经营异常、严重违法等情况产生的高达322条风险警告信息和184条预警提醒。

伴随金融市场上城投信仰的不断打破,楼市资本论认为河南平发集团面临的经营风险值得关注。

在楼市资本论看来,河南平发集团被罚的背后,其实展露出的是新时期城投公司面临的债务化解与转型发展这两大难题。展望未来,城投行业信用风险总体仍处于较低水平,但非标违约仍然频发,债券违约的可能性继续增大;尤其是要关注财政实力较弱、债务负担很重、融资结构不合理、集中偿付压力大的市县级城投。

免责声明:本文系注册用户(作者)在房产圈发布,房天下未对内容作任何修改或整理。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房天下立场,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点击“投诉”按钮。对作者发布之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精彩评论(0)

回复 还可以输入200

关于我们网站合作联系我们招聘信息房天下家族 网站地图意见反馈手机房天下开放平台服务声明加盟房天下
Copyright © 北京搜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Beijing SouFun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版权所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318764 举报邮箱:jubao@fang.com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