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天下 >   房产快讯   > 地产喵 >   正文

很年轻时就拥有自己的房子是种怎样的体验?

地产喵 2017-11-10 14:31:55

来源:知乎 作者:王子君

我爸97年的时候,在上海浦东的滩涂地,现在的金桥公园边,给我买了一套70平的房子。那时候房子2400元一平,根本没有升值投资的概念。

那为什么要买房子呢?为了户口。

那时候上海还有蓝印户口政策。为了开发浦东,在浦东几个指定的小区买房,房产所有者可以获得蓝印户口。登记满三年后,转为正式户口。我应该是上海浦东开发政策里最后一批蓝印户口。

那时候浸润在广东改革开放大潮里的我,对户口和房子毫无感觉:户口?我身在佛山,旁边就是广州和深圳,九十年代珠三角的繁华甚至略超上海;房子?广东这里家家户户自己盖四五层的小洋楼,我住公寓房干什么?

现在即使是广东的90后00后也很难想象,九几年时广东开厂、做贸易的狂热风气:那时还是初中生的我们,一个班五十号人,能有一半家里是开小作坊小工厂的。从制衣、造纸、玩具到各类小五金,初级工业门类里,什么都有,什么都做。

家族办厂、乡镇办厂、朋友集资办厂。没有钱怎么办?跑销售呀。我在高中还和几个朋友约好:你们家有钱有厂,管生产;我学好外语,跑非洲卖货,分成。

“大家兄弟,夹份一起捞。以后扎宾士(其实主要指的是奔驰),买大劳(劳力士)!”

大概我对硬件的热爱,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所以当我得知老爸在上海买了个房,搞了个户口,我是没什么反应的。倒是我爸开玩笑式地对我说:

“做生意是说不准的。买这套房和这个户口,将来你倒霉了,至少可以在上海家里蹲着吃方便面呀。”

这句话就像盗梦空间里植入的概念,一直影响我到现在。

--------------------

后来,汇率涨了,美国垮了,欧洲垮了,订单没了,竞争血腥了。原来卖到非洲的货,在不到十年内,从十倍的赚跌倒十几个点的毛利。珠三角的初级加工制造业哀嚎遍野。

我的好兄弟们,完成资本积累的,转入股市汇市;有的做大做强,拥有了壁垒和地盘。但更多的是被厂房和设备拖垮,打回原形,上上班收收租。最惨的一些,借了高利贷,在东南亚晃荡了好几年。

我也只能收起《纵横四海》的心,乖乖去找工作了。

这个时候,那套老房子的威力发挥出来了。

---------------------

我毕业于11年。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创业的概念,对于大学生来说,进入外企或国企,获得一份稳定体面的工作是上策。

这时候有人说:你要不要来互联网公司试试?例如,小米?

互联网公司?

虽然我那时也知道互联网公司有很多新贵很多传奇,但是大学生本身信息就滞后,那时候都觉得互联网公司不知道在干嘛,也不知道怎么赚钱。加上01年、07年都有过比较大的互联网泡沫,互联网公司在很多人眼里就是和“忽悠”、“不靠谱”挂钩的。

“未来,每一粒沙子都会有ip地址。”

再说,那时候互联网的工资也不高,11年还有很多工程师一个月也就六七千块,哪能想象到现在动辄两三万的光景?

“要不,就去体验一把?”

“我还年轻,万一搞砸了,我去上海吃方便面吃一个月,也能找到工作吧?”

就抱着这个想法,辞去了即将转正、每个月8000加提成的信诺公关SAE的offer,来到小米,做一个文案,领每个月6000的工资。

(公关公司一般职位级别是九层塔:AAE、AE、SAE、AAM、AM、SAM、AAD、AD、SAD,中文我就懒得写了太恶心了。

这里解释一下:我拿下了10年全国大学生公关大赛金奖,当年的评委里有蓝标的谢骏和信诺的曹秀华。他们二位都希望我去他们公司,因为信诺离传媒大学近,所以我去了信诺,并按SAE级别入职。

不要随便用自己的经验套别人,因为你不知道谁是record breaker。话说乐视最年轻的总监记录就是我创的,25岁,我提过?低调低调。)

所以才有了面试时和德哥的经典对白:

“小胖你用米聊吗?”

“没用过。”

“小胖你用MIUI吗?”

“没用过。”

“小胖你用智能手机吗?”

“我不知道,这是智能手机吗?”我掏出个诺基亚E72。

“...没事,你以后会知道的。入职吧。”

----------------------

也是在小米,第一次认识到,原来世界上有种东西叫期权。

“现在每股0.58美元的价格发给你,四年全部兑现。以后涨到多少,就看大家的缘分了。”

这里要感谢雷总,让我学习到了“工资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的区别。

----------------------

后来在小米干了近三年,期权还没有完全兑现。虽说陪着小米一路狂奔,亲眼目睹了雷总的加冕与阿黎的豹变。但因为工作内容开始偏向重复,有点心生厌倦。

这时乐视说:我们要开始做手机,你,要不过来试试?

当时乐视其实私下接触了小米的很多员工,开出的条件都相当不错(小米的工资说出来都是泪)。但是14年时,许多老员工的期权都还没有完全兑现,动心的人虽多,但都陷入取舍两难的困境。

我对乐视这个外界一直摸不透的公司很是好奇,心想:就当我上海的房子少涨了两年吧。咬咬牙,放弃了50%小米的期权,去了乐视。

--------------------

在乐视小两年,三观受到了很强烈的洗礼与重塑。贾跃亭成败不论,但在中国商业史上也是个不可绕开的人物。

这时候外部有资本伸出橄榄枝:要不要出来创业,自己试试水?

2000万哦亲。

但代价也很大,最直接的就是要放弃掉乐视所有的期权和股票。这个时候的价值已经不是上海房子涨多少的问题了。

我蹲在家里,想呀想。

“我一直就是打工。我从来没有试过完整独立操盘一个项目。要不试一下,万一搞砸了,就回上海。”

“我英语不错,大学时还搞过留学中介的业务,不至于饿死。”

“干吧。”

于是15年底从乐视辞职,清空手上的期权与股票,开始创业。”

--------------------

创业大半年,黄了。

成功造掉1500万。你说这个光辉业绩要不要写在简历里?

那时候见老同事的脸也没有,5月份辞职,蹲在望京租的房子里打游戏。打着打着停下来呆住:接下来,如何是好?

我第一次开始思考回上海的可能性:房子要不要简单装修一下?上海有些熟络的朋友开的公司,去哪家比较好?

还好,几个比较信任我的投资人和创始人又找到我:年纪轻轻不要犯逃跑主义!和我们合伙继续创业吧!

我想了想,嗯,看来还没到撤回井冈山的时候。

--------------------

现在我依然颇为频繁地睡不着觉,半夜爬起来找出笔纸,一遍遍地梳理产品结构、研发周期、销售渠道、推广节奏。哪个方向?什么功能?多少成本?怎么卖?找谁融资?

有时候在一些节点上卡住,心理一焦虑,又开始担忧未来的变数。脑海里开始凭空想象各种崩盘各种败局,阴沉的气氛一下就上来了。

但是这时候转念一想:

“我上海还有套房子呢!”

“大不了我去教英语、我去做中介,老天饿不死瞎家雀。”

“睡觉!”

--------------------

现在,我当年的许多大学同学已经结婚生子,工作稳定,生活平和。我广东的那帮高中同学里,生娃的比比皆是,离婚的都有好几个了。

我的很多朋友完全无法理解我的创业生活:没有一样东西是可以完全抓住的,每一步都有大量的不确定。在别人已经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光景里,我还在各种折腾奔波。

但我不后悔,我知道自己是一个不安分的灵魂。在互联网、在创业这一路所见到的人事物,让我觉得每一天都是新的。

这注定是一条人迹罕至的路。

而人迹罕至的路,有着常人所不知的风景。

--------------------

今年回家时,和老爸吃饭。

满头白发,已经是遮不住了。

老爸在尼日利亚十余年,赚赚赔赔,赔赔赚赚,一直没有大的起色。他常略带愧色地对我说:这么多年,除了当年发财时买的一套上海的房子,别的什么也给不了你。爸能给自己养老,就算给你最大的支持了。”

我当然是一拍胸:“儿子这么牛逼,要你养?你管好自己,钱不够跟我说。”

我的心里其实充满感激。

谢谢你,爸。是你当年的那套老房子,让儿子得以在最宝贵的年轻岁月里,放胆走上自己热爱的道路。

(完)

<居理新房>致力于实现您居住理想的新房信息网。为用户提供透明的新房信息,从看房到买房,全流程免费服务,专业咨询师帮您高效解决买房问题。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房天下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房天下房产圈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精彩评论(0)

回复 还可以输入100

关于我们网站合作联系我们招聘信息房天下家族 网站地图意见反馈手机房天下开放平台服务声明加盟房天下
Copyright © 北京拓世宏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Beijing Tuo Shi Hong Ye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版权所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318764 举报邮箱:jubao@fang.com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