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天下 >   房产快讯   > 换房时代 >   正文

《换房时代》连载(4):小学名额得而复失

换房时代 2017-08-11 14:33:30

《换房时代》由北京拆哪和房天下

(Fang.com)联合荣誉出品

合著者:拆哥、叶蓁蓁

著者按:本部作品有六组主要的平行人设。在本次连载中,第三组人设“蒋教授”和第四组“张延婷”两家正式登场。想看到所有文本,可以进入拆哥公众号“换房时代”专栏,点击文末的“阅读原文”链接亦可。

第二回(上)

李大妈接起电话,原来是之前自己瞒着老伴儿偷偷看过的房源售楼处打来的,通知她周日上午有新的楼盘宣传活动,李大妈赶紧低声应付两句就挂了,生怕被老伴儿发现。挂了电话之后,李大妈马上打开小本子查看这座楼盘的信息。原来,李大妈闲来没事就会在报纸上寻找各种楼盘的信息,手边放一个小本子,哪些楼盘开盘、搞活动、有讲座、办冷餐会、可以领礼品,她通通都会记在上面。反正退休后有大把的时光和免费的公交,哪家有可以吃喝的和获得赠品的机会,她就到哪家去,一边薅薅羊毛,一边寻找中意的好楼盘。

这次搞活动的楼盘在南邵,计划请的走穴嘉宾是家住在海淀M小区的蒋教授,蒋教授夫妇都在高校工作,家中小区也大多住着高级知识分子,平时出入碰面也只是淡淡一笑、简单打个招呼,各自醉心学术,邻居之间往来甚少,人情寡淡。他们的女儿高中毕业就出国读书了,很少回来。女儿不在身边,两人的生活更是显得颇为无聊。蒋教授之所以偶尔去楼盘走穴,一边是为了赚外快,一边也是想排遣退休后的寂寞。久而久之,这空洞无趣的生活也就引发了夫妻二人的换房念头,想搬到一个烟火气更重的地方,换换环境,周围可供娱乐的东西多一点,哪怕不能免俗地饭后跳跳广场舞也是好的。

这天,蒋教授倚在家中的躺椅上,戴着老花镜,费劲地看着手机,液晶屏幕上是“房天下”的特价房界面,密密麻麻地排满了各种房源,从两三百万到两三千万,任何价位都能筛选出一个刷不到底的长列表,和市场价相比,它们总会或多或少便宜一些。蒋教授把手机横屏过来,就跳出了一张铺开的北京市地图,上面每个亮着星的点都是一个含有特价房的小区,星星越亮,房屋跟全区均价相较的性价比越高,整个地图如同浩淼的星空一般,访问轨迹则用五彩斑斓的点和线标记出来,浏览过的房从核心区到昌平、从朝阳到亦庄,所有记录都被完整而清晰地保留。每一次浏览,都是一个脚印的积累,点开单个的房源,也可以通过看到它已有的脚印数来获得流量和热度信息。

每天都拿出一到两个小时搜寻这些优质的特价房源已经成为了蒋教授的日常习惯,他也正是因看房结识了一些房地产公司的老板,而获得了那些走穴的机会。如今,北京每年改善性的换房需求已经数以十万计,而在几十年前蒋教授刚从家乡调来北京工作的时候,“换房”还是一件普通老百姓一辈子都未必会想到的事情。

“唉,现在的人啊,可真是时代不一样了,年轻人找个对象没房都不行。你看咱们那会儿,咱俩没结婚前都住单身宿舍,结婚了也是住在学校给咱安排那筒子楼里,就一个屋,俩人住还觉得美滋滋的。买房都是到女儿上小学以后的事儿了。”蒋教授摘下眼镜放下手机,跟太太感叹。

蒋教授的太太王阿姨在一边浇花,附和道:“那可不是,记得当时刚生女儿,冬天暖气不好,楼道里冷,我坐月子怕冻着,都不敢出门上厕所,你还给我买个夜壶放在床边。瞧瞧现在那新房,光厕所都两三个。”

蒋教授道:“是啊,我还记得你妈给咱女儿缝的大花被子,那么小的孩子,被子一裹连头都快看不见了。有次我给女儿倒水,不小心碰倒了床头的水壶,那木塞子有点松,哗地一下热水都洒出来了,多亏了有被子包着,不然肯定得烫伤一大片。”

王阿姨说:“我记得我为这事还跟你闹了好几天呢。你说说你,从那时候起就毛手毛脚的,太粗心,后来孩子上学你也不怎么管。现在倒好,去美国了,隔着个太平洋,你是想管也管不着了。”

蒋教授若有所思地应道:“是啊,以前女儿在身边的时候每天只想着发文章搞学术,嫌她的小公主脾气实在闹腾。现在女儿不在了,反而倒觉得受不了生活太清静,开始折腾换房,看来我这老顽固也跟着时代在改变哪。不提了不提了,我先去睡会儿,下午还约了张大夫看牙。”说完便从躺椅上起身,进屋睡午觉去了。

牙科大夫张延婷在第三医院口腔中心的修复科工作,为蒋教授看牙已经有四五个年头了,她虽已年近四十,但依旧保养得极好,身材也前凸后翘,是科里出了名的美女大夫,还有个让大家都羡慕的漂亮女儿和一个帅气的老公,简直可以说是标准的人生赢家。最近,张大夫的女儿要上小学了,在女儿幼儿园班里同学们家长的都为了升学焦头烂额的时候,张大夫显得十分从容。原因是第三医院每年都会有几个能够就读核心区市重点英诚小学的保障名额,今年医院同龄孩子很少,以张大夫的资历,肯定能稳稳拿到一个名额,所以她对这件事儿丝毫不担忧。前几天老公催她,还被她不耐烦地打断了。

下周就是英诚小学的报名日期了,刚结束加班的张大夫正在整理着女儿的入学资料,突然,医院人事部的小刘急匆匆地推门进来:“张姐,还没走呢。院长让我赶紧来通知你个事儿,今年全市的孩子太多,咱们院里的入学保障名额被缩减了,总共就剩下了两个,已经都被占了,你家敏妍要想上英诚小学,得抓紧自己想想办法了。”

这话犹如一记晴天霹雳,让张延婷心立刻沉到了谷底,两眼发直,感到一阵眩晕,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身体似乎被钉在了地上,一动都不能动。

下回预告:如果上不了核心区就只能上朝阳区了。张延婷去了东八里庄的K小区家门口的小学看了看,结果是如何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房天下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房天下房产圈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精彩评论(0)

回复 还可以输入100

关于我们网站合作联系我们招聘信息房天下家族 网站地图意见反馈手机房天下开放平台服务声明加盟房天下
Copyright © 北京拓世宏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Beijing Tuo Shi Hong Ye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版权所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318764 举报邮箱:jubao@fang.com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